宁波留学网

louis vuitton vans outlet in barstow ca
cheap nike free shoes
russell wilson seattle seahawks jersey

初到加拿大留学:英语公交和加式拥抱

时间:2012-01-09 16:26

国际在线讯  2007年,我准备到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伦敦上学。初次听到这个地名我还惊讶了半天,什么时候英国的伦敦搬到加拿大去了?后来才知道,这个伦敦历史上是英国的殖民地。

出国前,首先要准备好各种必需品:相关证件、生活用品,然后联系homestay(寄宿家庭)。随着出发的日子临近,我的心情变得忐忑和烦躁,总是嫌爸妈这也说那也说。

那一天终于来临了,一坐上飞机,就开始想念在家的时光。在那一刻才体会到被唠叨也是一种幸福。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终于抵达多伦多皮尔森国际机场,第一次到这个国家,还要去移民大厅办理就学许可。真是一点都不夸张,很多迷茫的留学生像我一样有点儿不知所措,除了紧张还是紧张,就怕人家问了什么我都答不上来,直接被遣送回故乡了。不过一切还算顺利,办好后取了行李就直接去转往伦敦机场的登机口候机了。

在飞往伦敦的路上,我一直处于迷糊状态,还没完全清醒就到了。那个时候已经凌晨了,天气微凉。走出出口我就看到了我的大家长——Susan,举着个小国旗上面还写了我的名字,看到我就给了我一个极其长久的加式拥抱,很热情,让我从心里感到很温暖。

Susan的家并不大,是个townhouse,但是布置的很温馨,屋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儿,我研究后发现是蜡烛的味道——Susan是个浪漫的老太太,很爱在晚上点上香香的蜡烛。二层有两个房间,Susan让我随便选,我选了基调是蓝色的房间。

渐渐和Susan熟悉后,发现她很爱笑,很和蔼,而且相当容易被感动,她说她的女儿夏天也离开家门出国了,正是这个时候我来到了她家,她很高兴。因为初来乍到,对地形很不熟悉,她就开车带我熟悉上学路线,带我去银行办卡,带我买给家里打电话的电话卡。去超市的时候还会特意问我喜欢吃什么,真的像一家人一样。

读语言时,万圣节那天,老师带来了各种道具,有面具有手铐有大胡子有假发,大家好好的娱乐了一把

由于我是高考过后就选择了出国,没有雅思成绩。碰巧我的大学是双录取,不需要雅思托福成绩,但是来到加拿大以后要先在指定的学校学习语言,语言过关之后才能进入大学。于是我在加拿大的学习之旅从Fanshawe College的ESL课程开始了。可以说在班上汇集了五湖四海母语非英语的留学生,但还是中国人最多。老师一再强调要我们上课用英语,最好只要在教室就使用英语。这是一所college,设有各种专业,走在校园里四处看到的是外国人听到的都是英语。

我上下学坐公交,别的地方的公交我不敢说,但是伦敦的公交真是让我受不了,司机们的态度是相当好的,但是公交车并不像国内那样几分钟一趟,不是说在那儿等一会儿就一定来车。伦敦的公交是按点来车,要是不想等太久一定要看好车表再到车站,否则要是晴天还好,遇到个下大雪大雨的天儿可有的好等了。而且那时候公交车还没有开始报站名这服务,所以一旦在车上睡着了或者没注意坐过了站,就只好自认倒霉。不过现在公交车开始报站名了——我真是见证了伦敦公交车的成长呀。还有一点和国内很不一样的就是,司机不会每站都给停车,如果你要在下一站下车,就要提前拽一下环绕公交车内部的线,要提前打铃给司机,人家才会给你停车。刚开始那阵子哪儿也不认识,我还在想要不每站都给他打一下铃,可千万别坐过站……

其实ESL的日子过的也是很快的,一共五级,五级合格之后就可以步入大学校门了。学习的内容分别是reading, writing, speaking,和grammar。老师们上课也是很随意,但并不是那种不好好教的随意,而是让人感觉有用不完的活力。有一次speaking老师很无奈的跟我们说:“如果以后课上想上卫生间不用向我汇报,直接去就好了,我不关心这个。”这个现象多出现于中国学生身上,大家觉得以前在学校都要向老师请示,自己是否可以出去,这是一种尊重。但是到了加拿大这样的事情就变得随意了,不过很快大家全都接受这种自由了。

一年后,语言课程正式结束,我也终于进入了大学,学校很大,这所大学由一个主校区和三个college组成。每天坐公交到了主校区后还要坐校车才能到达我所在的King’s College。大学的生活一下子变的快节奏起来,和读语言的时候根本没法比。我发现即使是语言合格了,看这些专业书还是很有难度,一节课之前要读好几十页的书。而且这边大学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班级,同一个课程学校会给出几个不同的时间段,让学生自主选择上课时间和教授,所以每节课坐在我周围的人几乎都不一样。并且所交的学费中是不含教科书的费用的,学生可以自己选择是买新书还是买二手书或者去学校图书馆借书复印都可以。这边的教科书开的都是天价,一本书最少几十加元,更有甚者要卖一二百加元。慢慢的老师的上课方式我也渐渐熟悉了,就算是说话舌头打卷儿的极具地方特色的英语我也可以忍受了——虽然这种英语还是听不懂,但还可以自己看书学习。这也是自己排课很好的一个地方,如果幸运我可以空出一天没有课再加上周末,可以有不少的时间用来充实自己。

其实在这边这么久了,接触到的人也很多了,我们承认都是用着父母的血汗钱,但是大多数人并不是像很多国内很多人说的那样,生活有多好多么悠闲家里多么有钱。虽然不乏有家庭富裕的留学生,但是大家还是在很努力的学习如何节省如何让自己的生活变的更有意义。

现在,三年过去了,当初很多的不适应已经不复存在了,以前的新鲜感也一点点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限努力的去学会并懂得如何学习、生活。我搬离了Susan的家,自己租公寓住,开始关心柴米油盐开始注意哪家超市有打折。我已经习惯了中国到加拿大的距离,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也当是每年两次的必修课。我不再像刚离开父母时那样天真,不再事事都毫无计划,虽然经历不算多,但是足以让我成长。 

------分隔线----------------------------
louis vuitton vans outlet in barstow ca
cheap nike free shoes
russell wilson seattle seahawks jersey
louis vuitton vans outlet in barstow ca
cheap nike free shoes
russell wilson seattle seahawks jersey